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测评报告:一款检出甲醛两款对眼睛有刺激

“温和不刺激”“无泪配方”……在儿童洗护产品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类广告,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取向,当前各大婴童洗护品牌的宣称主打“天然”“温和”“无添加”。

然而,儿童化妆品市场并非如上述宣传语中一样看上去令人安心,近年来,儿童洗护产品被曝有安全问题的案例不在少数。

2023年8月,《消费者报道》送检了14款市面上知名度或销量靠前的儿童洗发沐浴露产品,结果有些出人意料。

艾惟诺、贝亲、戴可思、Bc Babycare、青蛙王子、好孩子、妙思乐、小浣熊、英氏、润本、郁美净、B.DUCK BABY 、哈丁宝贝、贝德美

4. 综合多项测试指标,Bc Babycare、妙思乐综合评分较高,而B.DUCK BABY、郁美净两款产品温和度欠佳,不被推荐。

对于眼睛更为脆弱的儿童来说,当儿童洗发沐浴露引发眼部不适甚至是眼刺激时,孩子就会对洗澡产生抗拒,为了让孩子洗澡过程能顺利进行,家长们更倾向购买那些宣称对眼部温和的产品。因此,越来越多的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开始着力研发“无泪配方”的产品。

多数研究显示,洗发、沐浴类化妆品对眼的刺激作用更为明显。中检院发布的《儿童化妆品技术指导原则》指出:儿童化妆品的急性眼刺激性/腐蚀性试验结果应当为无刺激性或者微刺激性,仅当试验结果为无刺激性时,可以宣称无泪配方。

此次《消费者报道》的急性眼刺激性试验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B.DUCK BABY、郁美净的检测结果为“刺激性”。哈丁宝贝、好孩子、润本三款为“微刺激性”,艾惟诺、贝亲、戴可思、青蛙王子等7款为“轻刺激性”,仅Bc Babycare、妙思乐两款产品为“无刺激性”,“轻刺激性”及“刺激性”产品占比超六成。

眼刺激性试验是评价眼部暴露于化学物质后对角膜、虹膜以及结膜刺激性反应的综合研究,是清洁类化妆品毒理学评价的重要指标之一。

根据《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眼刺激性是指动物的眼睛表面(包括角膜、虹膜及结膜)接触到化学物质从而产生炎症反应的过程,产品刺激性反应分级中微刺激性、轻刺激性及刺激性为可逆眼损伤,刺激的严重程度逐渐递增。

从下表可以看出,在此次实验中,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样品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眼刺激性,即引起角膜、虹膜及结膜不同程度的损伤(积分均值越大,损伤越严重)。

且眼损伤作用过程有一定规律性:初期结膜损伤反应比较明显,24小时后结膜损伤趋于减轻,而角膜和虹膜损伤有所加重。而随着实验时间拉长,各类眼刺激现象逐渐缓解。

除了B.DUCK BABY、郁美净两款产品引起的眼损伤(包角膜、虹膜和结膜损伤)14天内才恢复,其余12款儿童洗发沐浴露均能够在7天内恢复。

由于清洁类化妆品(洗发水、沐浴露、洁面乳)已成为大部分家庭的日常消耗品,这类化妆品使用时会大面积接触皮肤,且易沾染眼睛,所以容易引发消费者接触性皮炎和眼刺激性炎症反应。

化妆品引起动物眼睛刺激症状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有毒物质含量超标、微生物污染、化工原料的毒性刺激及pH值过高或过低等。

化妆品引发的眼刺激性炎症主要与化妆品成分中某些原料的毒性及浓度有关。如在洗发水、沐浴露等清洁类化妆品中广泛使用的表面活性剂,其作用有乳化、清洁、起泡等多种功效,但多数表面活性剂需要在使用浓度和接触时间上作出限制,超过一定浓度和接触时间就有一定程度的皮肤或眼刺激性。另外化妆品成分中的防腐剂、香料等都可能存在刺激性。

与成年人相比,0~1周岁“婴幼儿”的皮肤较薄,皮脂腺较少,发育尚不完善,体表面积更大,皮肤保湿和缓冲能力较差;1~3周岁“婴幼儿”的皮肤结构已趋于完整,但角质层、表皮层仍较薄,皮肤屏障功能尚未成熟,抵御微生物污染和外来物刺激的能力也较弱,更容易发生接触性皮炎等不良反应,并且需要较长时间恢复。

因此,《儿童化妆品技术指导原则》指出,儿童化妆品的产品配方设计,应当在安全优先、功效必需的前提下,使用相对简单的产品配方,减少使用可能含易致敏组分或者有较强刺激性的原料,例如香精香料、着色剂、防腐剂、阳离子表面活性剂、化学防晒剂等。

不建议使用具有特定安全风险的原料(如甲醛释放体)以及其他国家或者地区列为禁用物质的原料,如必须使用,应当在产品安全评估资料中说明原因,并对儿童使用的安全性开展充分评价。

而在此次《消费者报道》测试的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郁美净儿童七果柔润洗发沐浴露检出甲醛424mg/kg,且含量接近国标GB/T 34857-2017《沐浴剂》上限(500mg/kg)。

观察郁美净儿童七果柔润洗发沐浴露外包装,其成分标签标示含有DMDM 乙内酰脲,因此会释放出甲醛。

由于儿童皮肤对化妆品成分更为敏感,以及甲醛带来的副作用,《消费者报道》建议尽量避免选用含有甲醛释放体这类防腐剂的儿童化妆品。

化妆品通常在开放环境中存放使用,如果没有良好的防腐体系,容易滋生微生物,宝宝一旦使用变质的化妆品皮肤健康的影响相当恶劣。

所以,防腐剂是化妆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化妆品过量或不适当使用防腐剂会导致皮肤出现过敏和皮炎等不良反应也是事实。鉴于儿童皮肤的特殊性,儿童化妆品中的防腐剂选择要更为谨慎。

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规定,甲基异噻唑啉酮的限量为0.01%,卡松(甲基氯异噻唑啉酮与甲基异噻唑啉酮的混合物)限量为0.0015%。而欧盟规定更为严格,甲基异噻唑啉酮的最大允许使用限量为0.0015%,仅限用于淋洗类产品。

在此次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的检测中,大部分产品的配方都避开了甲醛释放体、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

而郁美净儿童七果柔润洗发沐浴露检出检出甲基氯异噻唑啉酮0.00049%、甲基异噻唑啉酮0.00016%,根据二者的比例,所用防腐剂应是卡松,含量符合国家标准要求。

B.DUCK BABY洗发沐浴露单独检出0.00712%的甲基异噻唑啉酮,含量同样符合国标要求,但超出欧盟标准4.7倍。

根据魔镜2022年8月市场情报《婴童护理市场新趋势》:对于儿童化妆品,消费者普遍关注绿色、简单、温和、安全成分。

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取向,目前婴幼儿化妆品中的防腐剂使用趋势是,从以往甲醛释放体类、甲基异塞唑啉酮等传统防腐剂为主,逐步向更温和的防腐体系转变,如添加苯甲酸盐等有机酸、多元醇等防腐剂复配使用,降低了传统防腐剂的使用量,更好地保障产品质量安全。

婴儿皮肤表面酸碱度和也有很大差异。健康一般情况下,其皮肤pH值为弱酸性(4.5~6.5);而新生儿皮肤表面的pH值接近中性,出生后第2天,皮肤pH值开始下降,在出生后1个月内持续降低,pH逐渐呈酸性,约4.2~5.9,到1~3个月保持相对稳定。因此,可以根据儿童各年龄阶段选用清洁洗护产品,一般婴幼儿清洁产品pH最好接近5,大龄儿童清洁用品pH值最好控制在5.5~6.5之间。

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pH测试结果显示,大部分产品pH呈弱酸性,范围在4.6~6.3之间,郁美净、Bc Babycare两款的pH分别为7.0、7.3,呈中性。

【特别声明】:本报道中试验结果、提及品牌仅对测试样品负责,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号产品的质量状况。

李玉丽,肖瑞娜,李亚楠,唐启奎,王启林,韩晓萍,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法测定婴幼儿化妆品中18种防腐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