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艺术测评不一样!

居居桥电器网

“原来,大数据下我的美术天赋也不算差呢!”湖南南县城西中学八年级学生小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美盲”,可最新的“数字画像”评价报告显示,他的美术学科学业指标被评为A等。意外的收获让他窃喜之余,也对美术学科多了一点信心。

南县在国家层面的教育评价体系上深入挖掘,建立以数字技术为支撑的艺术素质测评体系。经过3年实践探索,“数字画像”助力学生评价,全县艺术测评改革成效初步显现。

在南县,有93所学校,41038名在校学生,117名专职艺术教师要想以传统方式完成艺术测评工作,并不容易。

对于艺术测评,绝大多数的乡村学校也并不支持,他们认为艺术测评与普通考试别无二致,目的是通过成绩将学生区分,甚至认为对农村孩子而言不公平!

“如何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公平而精准完成所有学生的艺术测评,是让我们最头疼的问题。”南县教育局局长曹阳说,“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我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2021年秋季学期,南县开始了以艺术教育测评软件为平台的艺术测评改革实验,并在全县挑选了10所小学、24所初中,共计18064名学生分批次参加实验。

据了解,测评以人机交互形式为主,内容包括基础理论和专业技能两个板块。通过选择、判断、演唱、拼图等方式,实现学生艺术素养全方位检测。

以美术测评为例,学生们需要在计算机上完成画家与画作的匹配,需要选择绘画的表现形式,完成空白图像的填色等,还要用电脑屏幕和键盘鼠标代替纸笔,完成一副“电子画作”。学生操作完成后,系统将自动分析,进行一键“画像”,并给出分析报告及发展建议。

为确保改革顺利实施,县委政府还积极争取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投入200万元改善学校艺体设施,为测评实施提供良好基础条件。

近日,南县第三完全小学“艺术长廊”正式亮相,成为校园新景观。学校利用走廊这个载体,巧妙地将学生作品、阅读吧布设其中,书画交融的校园文化,让学校充满浓郁的艺术气息。学校“数字画像”中艺术学习氛围不够浓厚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名学生都有作品上墙。”南县第三完全小学校长甘灿说,“学生积极参加校园艺术活动,这让整个学校充满了新的活力,现在,学校教与学的氛围都非常活跃。”

在此基础上,南县第三完全小学还探索出诸多创新:有以艺术创造为核心的育人模式创新,有以“翰墨”为核心的课程与教学创新,亦有以景育人的校园文化建设创新。

对于这种新兴的测评方式,学生则表现出了更高的热情——他们沉浸在电脑屏幕上丰富的图片、影像资料中,沉浸在每一次点点划划中,充分享受着测评所带来的愉悦体验。

相比以前大规模的考试、阅卷,实行数字化艺术测评后,老师们也能从数据统计、表格设计中解放出来,更好地把精力投入对学生艺术创造工作中。

目前,南县正在努力打造以个人成长空间电子档案为基础,涵盖‘基础、学业、发展’的测评体系,未来将逐步实现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可视化。

在系列改革措施激励下,如今,南县艺术教育工作取得了许多突破性进展。其中,对于艺术教育持抵触情绪的乡村学校所取得进步更是超乎想象。

课堂上,武圣宫镇中心小学教师张智力正带着学生“咔嚓咔嚓”,一双小手,一把剪刀,一只小兔子活灵活现。

“以前都是想着玩儿,现在一回来写完作业就开始剪纸!”看着孩子的改变,王女士从最初的疑惑变为理解和支持,“孩子的剪纸作品得了省二等奖后,他更有劲儿了!”

“最初我想用一个方便快捷的项目调动孩子们对美术学科学习的积极性。”张智力介绍,“现在我更加关注学生个人‘数字画像’中的弱势指标,并想办法在课堂上多加指导。”

“有艺术测评才有艺术教育质量。”在张智力看来,艺术测评是为了全面了解学生,更好地发现、保护孩子的艺术天分。

这样可喜的变化,在乡村,在城市,茅草街镇中心小学合唱、新颜小学植物拓染、实验学校皮影艺术,桂花园学校版刻、四完小景泰蓝掐丝珐琅……戏曲、衍纸、版刻、绘画、合唱、书法、皮影,一大批美育特色学校正在遍地开花。

不仅如此,35品类艺术社团、兴趣小组,在课后服务时段向学生免费开放。102位艺术教师积极参与两个省级艺术名师工作室建设。一年一度的中小学生艺术节、个人才艺比赛,参加学生人数也从2015年的536人增加到2022年的近5000人,创下7年来的历史新高。

从多次抱憾而归到益阳市中小学生“三独比赛”南县选手获奖率100%,从为参赛节目发愁到3次斩获湖南省中学生建制班合唱一等奖,从重在参与到一口气拿下湖南省第七届中小学艺术展演活动3个一等奖……谁也不会想到,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小县城,几年时间竟也将艺术教育做得有声有色。

“测评改革不是终点。”曹阳在艺术教育改革总结专题会上强调,“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测评改革来倒逼素质教育工作的进步,实现‘以测促教、以评促学’,最终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 记者 阳锡叶 通讯员 刘亚军 谢倩 贾舒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