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电交易规模持续扩大

居居桥电器网

绿电交易热度持续提升。截至目前,今年上海绿电市场交易规模已突破20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逾6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超90万吨。与2022年相比,多个省份今年上半年绿电交易量都有了新突破。

“没想到现在民宿内部用的都是绿电,我们出来旅游,也间接为绿色低碳作了贡献。”近日,来自上海的游客廖志军带着家人入住浙江省安吉县余村归莳慢居民宿,这里的空调、冰箱、电视机等电器均使用绿电。

绿电通常指在生产电力过程中,二氧化碳排放量为零或趋近于零的电力,对环境冲击影响较低,一般以太阳能及风能为主。绿电交易是指用户可以通过电力交易的方式购买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电量,消费绿色电力,并获得相应绿色认证。

今年8月初,国网湖州供电公司在余村开展首次“绿电绿证”交易,分别向宁夏、黑龙江、安徽等地购买光伏和风电621.2万千瓦时,购买绿证2878张,折合电量287.8万千瓦时。随着绿电源源不断地送入余村,该村实现了全域绿电供应,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2869吨。

从绿电入户到低碳出行,民宿借“绿”生辉。“现在游客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他们有充电桩,附近也有公共充电桩可以充电,入住订单增加了不少。”民宿老板叶志蝶说。

2022年开始,我国集中出台多项政策文件建立健全绿电交易机制,鼓励绿色电力消费。2022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提出,探索开展绿色电力交易。创新体制机制,开展绿色电力交易试点,以市场化方式发现绿色电力的环境价值,体现绿色电力在交易组织、电网调度等方面的优先地位。

同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促进绿色消费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进一步激发全社会绿色电力消费潜力,落实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要求,统筹推动绿色电力交易、绿证交易。

2022年5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发布《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绿色电力交易实施细则》,明确了绿电交易的交易主体包括发电公司、电力用户、售电公司等经营主体,以及电网企业、电力交易机构、电力调度机构、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等;交易范围初期主要为风电和光伏等新能源企业。

2022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有序推进绿色电力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进一步体现绿色电力的环境价值,鼓励各类用户自愿消费绿色电力,要求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高耗能企业、地方机关和事业单位承担绿色电力消费社会责任。

在政策推动下,绿电交易规模进一步扩大。国网能源研究院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绿电交易共计结算电量188亿千瓦时。其中,风电67亿千瓦时,光伏121亿千瓦时。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绿电交易结算电量152亿千瓦时,广州交易中心绿电交易结算电量36亿千瓦时。从交易地区看,绿色电力交易电量排名前五位的是宁夏、浙江、广西、河北、吉林,占绿色电力交易总电量的16%、13%、11%、10%、8%。

从购电行业和企业看,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国家管网、中煤集团绿色电力交易电量11亿千瓦时,占70%;发电企业绿色电力交易电量4亿千瓦时,占28%;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绿色电力交易电量0.4亿千瓦时,占3%。

对于绿电交易热度上升的原因,江苏电力交易中心专家李雪松分析,一是电力交易中心不断优化交易组织流程和办法,并会同电网企业加强绿电交易政策宣贯推广,经营主体对绿电交易更加了解。二是新建平价项目不断投产并网,绿电交易供应量逐渐提升。三是绿电价格相较于普通电力交易价格的溢价逐渐降低,提高了企业购买积极性。四是部分国际组织对组织内企业购买新能源电量或绿证作出了要求。

当前,我国在绿色电力市场建设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推动绿色电力市场建设。在国家政策推动下,我国绿色电力市场建设取得一定进展,绿电、绿证交易规模快速增长,但仍然存在顶层设计不足、交易机制有待完善、与其他政策机制衔接尚未理顺、认证体系缺失、绿电绿证国际认可度不高等关键问题。

“一方面要提高中国绿证的国际认可度,并按照绿证全覆盖文件,加快新投产企业和分布式项目上网电量的绿证核发速度。另一方面要增加新能源电站建设规模,提高绿电供应。”李雪松建议。

对于构建绿色电力消费相关政策体系,国网能源研究院认为,要推动将可再生能源消纳责任权重分解落实到承担消纳责任的经营主体,促进绿证与碳排放核算、碳市场的有效衔接,在碳排放量核算中考虑用户购买绿电绿证附带的碳减排属性,明确绿证作为基本凭证的能耗核算、碳抵扣机制,促进绿证在更多政策和市场场景下发挥可再生能源消费基础凭证作用,全面扩大社会对绿证的认可度和市场需求。同时,做好绿电绿证推广,发挥绿证可再生能源生产消费标识功能,挖掘提升绿色电力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提升企业参与绿电绿证交易的积极性。(记者 王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