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6091件文物大转移 “铁军”护驾(组图)

居居桥电器网

然而,险情又袭来。5月26日13时,唐家山堰塞湖水位不断上升,绵阳市溃坝应急预案于当日下午启动,16万群众开始撤离低洼河谷地段。

15时,绵阳市文化局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全系统人员安全转移。绵阳市文物局局长王锡鉴一下就紧张了,“人是可以说走就走的,文物怎么办?”绵阳市博物馆位于芙蓉溪畔,中心库房大门距离河边不到10米,只要河水漫过排水沟,就会倒灌入库房。如果唐家山堰塞湖一旦溃坝,里面2万多件在地震中幸存下来的文物,包括5000多件珍贵文物,特别是汉代说唱俑、舞蹈俑、经脉漆木俑、摇钱树等70余件一级文物和代管的3000多件珍贵文物,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王锡鉴心急如焚。16时,他向绵阳市文化局请示立即转移文物。市文化局接到紧急请示后,及时向市抗震救灾指挥部请示。17时20分左右,王锡鉴一边在电话中向省文物局汇报,一边迅速组织人员制定文物转移方案。

27日凌晨,绵阳市接到省政府批示电文――迅速转移馆藏文物!国家文物局提出搬迁的基本原则:首先搬迁以上珍贵文物,其次搬迁一般文物。无法实施紧急转移的不可移动文物和大型石刻可移动文物,也要采取可靠的保护措施。

26日下午,绵阳市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都玉昆接到买包装材料的任务。他和同事邓卫东一道,开着车满绵阳城乱转。已经下午4点多了,由于受余震和唐家山堰塞湖的影响,大多数商店早就关门。

包装文物的材料,需要棉花类质地柔软的包裹物。两人把绵阳城跑遍了,成捆的棉花买不到,“买棉被吧,海绵也可以用”。连续找了数个商店后,当天晚上,他们买回100多床棉被和几百张海绵。第二天,他们又直接和生产厂家联系,终于买齐了所有物件,28英寸的彩电箱子特别结实。

27日一早,包装小组进入了中心库房。这一进,就是48个小时,吃住都在里面,其间还遭遇两次5.0级以上的余震。包装小组分成金属器、玉石器、陶瓷器和有机质文物4个组。最容易损坏的是瓷器,陶瓷器小组人最多。高泽友坐在棉被上,小心翼翼地把一件瓷瓶放入着蓝色的囊匣。囊匣是第一道“防线”,是按照每件文物的大小和形制定做的,文物放在里面不可能“翻身”。另外3000多件没有囊匣“外衣”的文物,包装小组就剪开棉被,把里面的棉花取出来,厚厚地顺着文物形制包裹,再仔细捆好。

接着是装箱。每件文物上面的编码报三遍,负责登记的人记录好后,才轻轻放入纸箱,缝隙均用海绵或纸屑、泡沫填满。一共装了212箱!

212箱文物,12点才完成装车。随后,一辆警车开道,一辆警车断后,启程向三星堆博物馆进发,平时1个半小时的车程,这天足足开了3个小时,车速没超过60公里/小时。

三星堆博物馆早已准备好300多平方米的库房。库房内,钢管搭成的3层钢架上铺上了厚厚的木板。212个箱子整齐排列在上面,每个箱子上都打着封条。为给6000多件文物营造出一个舒适的“家”,三星堆博物馆近20个人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钢架上使用的11层板是5月28日晚上才从成都运过来的。三星堆博物馆还在库房内撒上防虫、防腐药剂,并悉心控制湿度。

6000多件绵阳文物将在三星堆博物馆度过今年夏天。根据双方签订的代管协议,代管期限为半年。“半年后,再看情况决定文物是回家还是继续在他乡等待。”王锡鉴告诉记者。

地震后,都江堰市文物局文物库房严重破坏,馆藏的4万余件文物岌岌可危。“地震当天,我们就抢救了包括张大千的《墨荷》、徐悲鸿的《奔马》等在内的6箱文物。为守护国家瑰宝,大家撑着伞在文化局外站了一夜。”都江堰市文物局副局长樊拓宇说,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清理、装箱,5月23日,都江堰市文物局将馆藏全部珍贵文物(除在外陈列展出的文物)及部分一般文物3696件转移到成都。

6月2日、4日,在济南军区某部的大力帮助下,5辆,21人的小分队将剩余的4万多件馆藏文物全部护送到成都的临时新家。

地震发生后,青川文管所所长李蓉带着10名职工轮流看守文管所摇摇欲坠的房屋。“300多件文物如果不及时抢救出来,一旦房屋倒塌,损失巨大。”而李蓉心里最担心的是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吕不韦戈。战国时期的吕不韦戈在全国仅有4件,上面刻有铭文的只有青川这一件,铭文上最早说到了“成都”的名称。

5月30日清晨,有“猛虎师”之称的济南军区某师炮兵团的救援官兵出现在了文管所。在李蓉的指引下,他们费尽周折,打开被震坏的库房大门。当看到放在柜子最下面的吕不韦戈没有受到任何损坏时,李蓉的眼眶湿润了。

上午10点30分,抢救出的300多件文物由“猛虎师”护送,转移至广元市文物管理所。(记者 陈四四 裴蕾)